<td id="maypu"><option id="maypu"></option></td>
  • <table id="maypu"><noscript id="maypu"></noscript></table>
    <p id="maypu"></p><p id="maypu"><label id="maypu"></label></p>
  • <td id="maypu"></td>

  • <pre id="maypu"></pre>

    您現在的位置: 深圳政協網首頁 > 政協要聞 > 

    深圳口述史|吳嘉怡:首位港籍青年入編公辦教師 見證深港教育融合

    來源:深圳晚報發布時間:2024-05-20

    吳嘉怡

    我父親是最早一批來深建設的香港人,在這里,他收獲了自己的愛情,我的誕生也算“深港情誼”的結晶。作為在深圳長大的香港人,我成長過程中遭遇不少獨特困境,但伴隨著深港交流加速,問題逐步消解。成功簽約公辦教師后,身份上的轉變使我深刻意識到,對于港澳青年來說,未來又多了一條路。

    口述時間:2024年3月8日

    口述地點:深圳市政協文史館

    香港籍人,1998年出生于深圳,現于深圳市坪山區龍田小學擔任教師,是廣東首批、深圳首位被事業單位編制內崗位聘用的港籍教師。

    作為出生在深圳的香港人,深港交流帶來的變化時刻影響著我生活的方方面面。

    出生在深圳的香港人

    1980年8月深圳經濟特區建立。1982年6月,深圳經濟特區和非特區之間開始用鐵絲網筑起一道管理線,1985年通過國家驗收投入使用,管理線全長84.6公里,沿線路面用花崗巖石板鋪成,路北側用高達3米的鐵絲網進行隔離,被深圳人俗稱為“二線關”,與“二線關”相對應的便是深圳與香港交界的7.5公里邊界線“一線關”。

    我的父親出生于20世紀60年代,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見證了香港經濟高速發展30年后,他被所在建筑公司派往深圳支援城市建設。

    彼時,這個位于改革開放最前沿的城市剛剛經歷第一個十年,是當時南下打工潮的首選城市,外資大量涌入的同時,新鮮事物也在不斷閃現,到處都充滿生機與活力。

    計算機開始廣泛應用時,“五筆輸入法”在白領中風靡,我的父親母親就在“五筆打字法”培訓班相識相愛了。我的母親同樣是最早一批“闖深者”,她祖籍廣東梅州,來深圳為自己博一個前途,她性格活潑,行事爽利,先后從事銷售及外貿行業。父母相愛便是我印象里最早的深港融合。

    1998年10月,我出生于深圳市福田區婦幼保健院。當時,我父母工作穩定,家住在龍崗,深港交通尚不算便利,我成了長在深圳的香港人。

    每每提及香港,我腦海中第一個浮現的詞便是長途跋涉,每逢節假日,父母便早早會喊我起床收拾,準備各種證件,牽著我搭乘從龍崗前往羅湖口岸的公交車,才趕得及天黑前回到香港屯門的家吃晚飯。那是一段漫長的旅途,我至今記得,炎熱的夏天,風扇呼啦啦地吹著,我坐在小板凳上,排隊等著通過布吉邊檢站,過了布吉“二線關”,繼續坐公交前往羅湖口岸,再過“一線關”。

    2010年,國務院批準深圳經濟特區范圍擴大到深圳全市,特區總面積由最初的395.8平方公里擴容為1952.8平方公里,“二線關”名存實亡。2018年1月,國務院同意廣東省“關于撤銷深圳經濟特區管理線的請示”,而早在2008年1月1日,使用了22年的邊防證就停止了辦理,至此存在了36年的“特區管理線”成為歷史,記憶中坐在小板凳上等待過“二線關”炎熱的夏天也永遠地過去了。

    從“單非”學童到“深圳學童”

    20世紀90年代初,伴隨著務工潮出現的,還有大量流動人口子女教育問題,而父母中一方為香港人的“單非”兒童群體也大多出現于這一時期。當時,交通條件限制加上“二線關”影響,“住在深圳、學在香港”幾乎很難實現,單非家庭子女的教育問題是擺在港深跨境家庭眼前的第一個難題。

    1993年9月,為妥善解決各類暫住人員子女入學問題,深圳市人民政府辦公廳下發《深圳市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深圳經濟特區中小學暫住戶口學生入學有關問題的通知》(深府辦〔1993〕95號),規定符合條件的暫住人員子女可繳納借讀費申請在特區中小學借讀。

    因此,我和其他務工人員子女一樣擇校借讀,最終我留在龍崗區一所小學,我的同學們,一半來自湖南湖北,一半來自廣東省其他地區。

    2005年,為了進一步加強暫住人口子女義務教育管理,《深圳市暫住人口子女接受義務教育管理辦法(試行)》頒布,改變了我和當時大批深圳暫住人員子女的教育狀況——符合條件的暫住人員子女借讀費被免除,我們有機會在公辦小學接受義務教育,成為真正的“深圳學童”。

    與此同時,隨著深港合作的不斷深入,“住在深圳、學在香港”也成了越來越多深港跨境家庭的選擇。

    2007年,深圳灣口岸和福田口岸相繼開通,通關方式更加便捷,深港通關速度比以往快了一倍。從那時開始,我便常常在各個口岸見到深港走讀學童,出入境大廳里有坐在地上等待保姆阿姨帶隊過關的幼兒,也有獨自背著書包擠入人流的中小學生。

    據香港特區政府新聞處統計,2008年,每天有6000多名11歲以下跨境學童由內地居所到香港上課,2009年兩地跨境學童數量便超過8000人,且這一數據仍在以30%的比例持續攀升。

    2009年,全國首個跨境學童服務中心在羅湖試運營,各個海關邊檢站也紛紛推出跨境學童專區、跨境學童專用通道,深港跨境家庭的困境因深港合作深入而不斷被重視和解決,跨境求學逐漸成為深圳各大口岸的獨特日常。

    成年后,我再次深入了解香港,以成年人的視角直面深港差異,才真正意識到自己如此眷戀深圳。

    “我們對深圳更為眷戀”

    維多利亞港和星光大道構成了我對香港的童年印象,而真正認識香港卻是在成年之后。

    2016年,為了能隨時回家喝上媽媽煲的靚湯,我選擇了離家近的深圳大學。加入學校新生群后,我才發現身邊生活在深圳的港澳籍青年其實不少,他們和我一樣,擁有香港或澳門戶籍卻在深圳長大,比起港澳,我們對深圳更為眷戀,我們曾面臨同樣的問題,也將在成年后直面真正的文化沖突。

    大二時,父母退休回到香港,我便開始在香港過寒暑假。2017年夏天,為了掙旅游經費,我在香港惠康連鎖便利店兼職暑假工,整理零食貨架,補充貨品,清點庫存,每月到手工資近10000元,拿到工資支票時,我驚訝于香港原始的薪酬支付體系,但也真切意識到深港兩地工資差距,第一次產生了留在香港工作的念頭。

    我所就讀的專業是漢語言文學專業,就職方向之一便是教師。與內地相比,香港教師起薪標準更高,但基本采用合同制,流動性強。由于缺乏教學資格,我需要先申請香港教師教育文憑課程(PGDE)才能應聘教師。而在內地,公辦學校教師被稱為“鐵飯碗”,意味著安全與穩定,但擁有香港戶籍的我在深圳可能只能擔任臨聘教師,我再次陷入兩難境地。

    而隨著我對深港差異的了解逐步加深,心不自覺地又偏向深圳。一次,我邀請一位香港朋友來深圳做客,他卻說:“我媽媽說羅湖口岸不安全,讓我不要從那里通關?!蔽掖鬄檎鸷?,驚訝于時至今日仍有香港人對深圳存在這樣的刻板印象。了解后才知道,對方母親自上世紀中后期到香港后,再未返回過深圳,我不禁感慨深港兩地交流仍是不夠,還需更加深入。

    為了留在深圳,我大三時便開始試水應聘深圳公辦教師,一直未能如愿,心灰意冷之際卻恰逢《粵港澳大灣區(內地)事業單位公開招聘港澳居民管理辦法(試行)》出臺,意外乘上了新政的東風,成為首位港籍帶編教師。

    應聘深圳教職屢屢失利

    為了留在深圳,我做了兩手準備,一邊準備考研提升學歷便于在深求職,一邊參與2019年秋季深圳市福田區教育系統赴外定點招聘教師。2019年9月,深圳大學同院系大四的學姐提醒我需要準備秋招模板及結構化面試內容,我著手向各區赴外招聘專場投遞簡歷,赴外招聘面試地點可能設立在外省,需要早做準備。深圳公辦教師校招的流程主要包括:網上報名、現場投遞簡歷、材料初審、面試(兩輪)、簽約,簽約后便可等待分配上崗。

    2019年10月18日,我21歲生日的當晚,接到了我的第一個面試通知,來自龍華區教育局設在武漢現場招聘點的通知。我驚喜不已,立即預訂了次日早上6時從深圳北前往武漢的高鐵票。

    10月19日下午,前往面試地點的路上,我忍不住給父母打了個電話,想要求得些許鼓勵,父親說:“沒關系,你這次過不了還有下次。再說他們畢竟讓你去面試了,說明還是有機會?!边@句話讓我心里升起希望。但這點希望迅速被現實潑了盆冷水。在等候面試現場,競爭壓力并不小,我身邊兩位來自中山大學和武漢大學的面試者正在聊碩士畢業論文與在校履歷,突然其中一人扭頭問我:“你是哪個學校的?什么專業的?”一瞬間,我因缺乏底氣而羞赧,港籍身份這一顧慮一時也淡了許多。

    面試時,我忍不住詢問面試官:“我的港籍身份不影響面試嗎?”得到的回復是:如果沒有相應政策,也許無法得到二輪面試通知。當晚,我在酒店盯著通知頁面直到22時30分,二輪面試名單中果然沒有我,頓感沮喪。

    兩天后,我趕赴上海參加另一場龍崗區教育局的相關崗位面試。9月底,上海的早晨很涼,我沒帶防寒衣物,在面試現場抱著胳膊看著熟悉的同屆學生成群結隊地走來,心里終于有了幾分信心。面試現場,我同樣對面試老師提到了我是港籍,最終面試再次失利。

    連續的兩次失利讓我有些灰心,但也讓我意識到自己能力的確還不足,在父親的鼓勵下,我決定提升學歷,繼續深造。2019年10月,我著手準備申請香港教育大學碩士課程。

    改變人生命運的通知

    2020年1月,我成功收到香港教育大學入學通知書,即將入學就讀漢語言文學相關碩士課程,便一直待在香港。直到4月底,我收到通知回校參加畢業典禮。2020屆深圳大學畢業生的畢業典禮規模較以往不同,許多同屆學生都無法趕回學校,我也只能跟相熟的同學在學院門口簡單拍張照片,便回宿舍收拾東西準備畢業。

    恰好,春季校招推遲到了6月,我忍不住心頭一癢,開始四處投遞簡歷,這一次,深圳各區教育局的招聘信息我都沒放過。我清楚地記得,那是投完簡歷后的第7天,深大港澳地區校友群中跳出了那個改變我人生命運的通知——《粵港澳大灣區(內地)事業單位公開招聘港澳居民管理辦法(試行)》(以下簡稱《辦法》)。

    我欣喜若狂,連忙將通知轉發給父母,我說:“這次總該有戲了吧?”但其實,心底還是有些沒譜,對于暫行條例的具體實施,誰也不清楚。

    6月,我收到坪山區教育局的面試通知。2020年深圳公辦教師校招地點都在深圳本地,第一輪面試采用線上面試。我被拉入超過1000人的招聘群,隨即分到語文組,等待面試人員仍有約500人,心里倍感壓力。第二輪面試通知下來時,我仍然有些不敢置信。在深圳市坪山實驗學校二輪面試現場,我拿出居住證進入面試輪候區時,查驗證件的老師表情疑惑眉頭緊鎖,我不由心神緊繃,好在經過詢問后我仍以港籍身份順利參與面試。

    7月8日,面試結果公布,我成功“上岸”,與坪山區教育局簽訂三方合約。我簡直不敢相信,我將合同拿回學校,向老師反復確認:“這是真的嗎?我入職了嗎?第三方可靠嗎?”老師笑著說:“可靠的,還有公章呢!”我看了看坪山區教育局的公章,如同做夢一般。

    首位港籍教師的入編波折

    簽訂合同一周后,我前往坪山區教育局遞交個人資料,我再次向人事科老師詢問:“您看我是港籍,這個合同簽了我真能入職嗎?”人事科老師愣了一下,隨即回復我說:“你可能要等我反饋后等回復?!?/p>

    我卻沒想到,一等便等了那么久。

    我是首位港籍事業編教師,一切流程無舊例可循,我只能等待。8月底,同批簽約錄取的老師陸續被分配到學校上崗,只有我仍沒收到通知。我有些著急了,再次找到坪山區教育局相關負責人,問:“您看,大家都開學了,我這可怎么辦呀?”得到的回復仍舊是再等等,得等相關文件批復。再次等待兩個月后,仍舊杳無音信,我便先回香港入學。

    10月初,我接到坪山區教育局工作人員的電話,建議我也向廣東省剛剛公開的一批事業編招聘單位投簡歷,我心下頓感不妙。

    當時,國內首所內地香港課程雙軌制國際化學校深圳香港培僑書院龍華信義學?;I備建立,正在招聘教師,薪資待遇與香港一致。這是深港兩地教育融合的新嘗試,父親安慰我說:“你看,我就說機會會有的,你念完研究生也可以去這里當老師?!?/p>

    2020年11月,港籍青年黃釗逸正式成為廣州市南沙區一名公務員,媒體爭相報道。我才知道,改變我命運的《辦法》并非深港人才交流的唯一嘗試。

    2019年2月,《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提出“研究推進港澳居民中的中國公民依法報考內地公務員工作”,隨即廣東省2020年度選調生首次定向港澳選拔職位25個,面向內地全日制普通高等院校畢業的2020年應屆優秀港澳學生,那是一次促進粵港澳人才交流的破冰嘗試。而《辦法》的推出則將定向選拔改為和內地考生“同臺競技”,助推深港人力資源加速流動。

    黃釗逸的消息讓我心底生出一絲期盼,期待有一天能接到來自坪山區教育局的電話通知,讓我入職。終于,2020年12月中旬,我等來了手續妥當的通知,心里的石頭落了地。

    2021年4月29日,成功“上岸”9個月后,我終于拿到深圳市坪山區龍田小學的聘用書。

    入職后的這兩年,我眼見深港交流愈發頻繁,壁壘逐漸打破,也在日常生活中逐漸發現深圳與香港共同的淵源,越發相信由深港融合所帶來的輻射會持續影響像我一樣一代又一代的港澳青年,內地將會為港澳青年提供新的出路。

    深港融合 就發生在我身邊

    2021年5月,我從南山區搬到坑梓龍田社區,接觸后發現學校的港籍學童數量不少。詳細了解才知道,龍田小學也是深港融合的教育基地。1950年,龍田世居里開辦的龍田私塾改為公辦龍田小學。1996年,由政府撥款,香港寶安商會出資以及家鄉人捐款,學校在原址上進行重建,成立香港寶安商會龍田學校。

    我在坪山區任教后,我的母親便愛上了坪山區,這里客家人聚居,方言熟悉,食物美味,讓她倍感親切,每次都要帶上好些手打豬肉丸才肯回香港。從2017年起,母親便熱衷于呼朋喚友從香港來深圳聚餐,現在這熱情只增不減。小我六歲的堂妹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正在讀教育學專業,考量香港就業趨勢的同時也不時向我咨詢內地就業政策方向,深港融合真真切切地就發生在我身邊。

    多年來,我一直是深港融合的真正受益者。和我一樣在深圳長大,對深圳充滿情感認同的港澳青年或多或少都曾在日益更新的深港融合政策中獲益。但我知道,深港融合所帶來的影響遠不止如此,它為港澳青年提供參與同臺競技的機會,也將為他們帶來更為多樣化的人生選擇,走出更廣闊的人生路。

    編輯:譚悅

    曰批视频免费看30分钟,亚洲欧美一区二区三区在线,又爽又黄又无遮挡的视频app,最新国产av无码专区亚洲avyw
    <td id="maypu"><option id="maypu"></option></td>
  • <table id="maypu"><noscript id="maypu"></noscript></table>
    <p id="maypu"></p><p id="maypu"><label id="maypu"></label></p>
  • <td id="maypu"></td>

  • <pre id="maypu"></pre>